欢迎来到厦门大学管理学院!

手机版 English 旧版网站

亲身接触,带来生动体验--周湘瑜台湾移动课堂心得

发布者:lijing01   发布时间:2017-09-26 16:50:53   浏览数: 次   [ 返回 ]



   2017617-25日,我与MTA的同学一同参加了9天的台湾移动课堂之旅。行程中,除了台湾高校的课程学习之外,还参访和了解了台湾的奢华酒店、民宿、文创、乡村旅游、观光工厂等。行程中我最大的心得,也是我最为感恩的是,作为一个在旅游杂志工作了多年的媒体人,这一次的学习之旅,让我与台湾旅游行业亲身接触,帮助我更加系统化我的关于台湾旅游的野生的想法,我过去从纸面上了解到的一些粗浅知识,也更加生动、立体了。以下我以简单的几个案例对此做以说明。

618日,我们抵达南投埔里,入住桃米的三茅屋民宿。在此次旅行之前,我从很多新闻报道上了解到了桃米,对于桃米生态村在1999年“9·21”地震后的生态重建有所认识,比如,桃米的纸教堂,它被看成是桃米村构建社区居民精神原点的重要手段,比如,“纸教堂”发起人廖嘉展,他和团队在桃米村实践真正关注、深入本地人、景、地、文、产的“社区营造”,再比如,桃米村这样一个要人文没人文、要历史没历史、要风景没风景的贫困乡村,因为“青蛙最多”,十年中蜕变为台湾最知名的观光经济型生态村……

不过,以往的所有认知,都停留于纸面。这一次台湾之行,一段晚餐后的简短闲聊,就让我对于桃米村的社区营造有了更为生动的了解。与我交谈的是我们当晚就餐餐厅树蛙亭田园厨坊的老板刘明怀大哥。之前我只知道,桃米村的社区营造中,人是最重要的,廖嘉展等团队花费了非常大的心力,凝聚当地人,一起认同这个生态重建的事业,并且投入这个事业,还吸引了许多返乡青年。但具体如何实践?刘明怀告诉我,廖嘉展等团队会对当地村民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不完全是他们要从事的餐饮或民宿行业,而是首先从“认识这片土地”开始。所以,他们会经常性的要去“轮值”,跟着专家到田野里、山地里认识当地的植物、动物、生态环境。在此基础之上,他们还会受到餐饮、民宿、生态种植等方面的专业、系统性的培训。十几年来,刘明怀他们受到的培训虽然频次越来越降低(基于他们已经运作成熟),但并未中断,而是逐步升级。此外,桃米村的所有旅游业从业人员都懂得支持本地产业,比如,餐厅使用的食材,一定会优先使用本地特产。而社区营造的团队会对本地农产品种植与评估标准做系统化的建设和培训。

刘明怀还告诉我,除了最早进入的廖嘉展等团队,越来越多的社区营造、生态保育的团队关注并且进入到桃米村。对于当地人来说,他们非常懂得,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而这些人,会给这片土地带来更可持续的发展与机遇。因为这些旅行中的点滴认知,我才会更加理解,为什么一个那么普通的埔里,在乡间小路上却到处可以看到民宿的招牌,为什么一个晚上看青蛙的项目,民宿主人们会那么投入地讲解并且持之以恒十数年。我也更能理解,为什么说在桃米村的社区营造过程中,产业发展是社区营造的动力,而资源挖掘是产业重塑的基础,在桃米村的重建及社区营造过程中,统一思想、凝聚人心也成为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也更能理解,为什么大陆海南的陈统奎等人会在参访桃米村之后,带着社区营造的经验回到家乡,在博学村也走出了一条生态开发之路。

另一个让我颇有感触的是台湾的观光工厂。

一提到台湾的观光工厂,我们总是会把它与“陆客”关联起来,我相信,许多人对于台湾观光工厂的认知,是“开放给大陆客参观的地方”。但此次的台湾之行让我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对于台湾观光工厂的研析,可能不能仅仅从观光的角度去分析,台湾观光工厂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不是表面的产品研发、品牌塑造,而可能是更深层次的观光工厂的社会教育功能。

此次台湾移动课堂,我们参访了广兴纸寮、18C巧克力工坊、金车威士忌酒厂、山寨村、菌宝贝等观光工厂。在广兴纸寮,我们基本全流程地参与了造纸、印刷体验。因为时值周日,我们也看到许多台湾游客尤其是家庭在纸厂游玩体验。在金车威士忌酒厂,我们体验了威士忌品鉴项目。在菌宝贝,则通过讲解员的讲解,了解有关菌的知识。广兴纸寮与金车威士忌酒厂的体验相对完整、有节奏区分,也就是既有观光、讲解,也有体验、互动。其他几个参访点,则体验感较弱,以简单的讲解与购物为主。在行程中,有许多人为台湾人的创意与服务精神点赞,但我们也一直听到一些疑惑的声音:这些观光工厂看起来很普通,无非就是参观、讲解和买东西,顶多多一些DIY体验。它们到底有什么样的DNA,能够成长为台湾旅游的亮点,让台湾人那么爱?

对此,因为这次旅行,我产生了一个粗浅的认知:台湾的观光工厂,不能仅仅从观光的角度去看待它,甚至于大部分研析的角度都不应该是观光的角度。通过与观光工厂接待人员、台湾领队的短暂交流,以及观察观光工厂现场活动,以家庭、团队为主的客源成分,我们可以感受到,虽然台湾观光工厂的众多客源如今来自于大陆,但是,台湾的观光工厂之发源,并非是为了海外客人的观光游,而是首先基于台湾在地人打发周末时光和小假期的休闲游需求;而台湾观光工厂之成功,则与台湾观光工厂的“社会教育性”有非常深刻的联系——是台湾整体社会的认知基础与产业共识促成了台湾观光工厂的兴起、发展,并使其成为了旅游业标杆。

在台湾观光工厂发展之中,体验产品本身的丰富、多样、个性,每一家观光工厂的独特主题,当然是我们要非常关注的学习点。这些东西都好学,可以说是可以模块化、理论化、复制学习的。但它深层次很难学习的是,台湾观光工厂在发展之初,就紧密结合了整个台湾社会对于自然教育、环境保育、传统传承、手艺再造、食品安全、文创新生……等等良善的认知需求与期待,把整个观光工厂体系打造成了遍布台湾的、生动的社会教育实践体系。应该说,台湾观光工厂的DNA中,非常强大的要素是台湾的社会价值取向和社会认知基础,社会有在自然、人文、产业等各方面“被教育”的需求,而观光工厂在品牌宣讲、产品设计中,把这种通识性教育融入其中,“抛开了冷冰冰的传统企业操作模式,利用旧工厂的遗留空间,让工农业产品和艺术品制作近在咫尺、和蔼可亲。其次,‘观光工厂’运用说品牌故事的方式,向更多消费者呈现台湾当地的美好的人与事物,展现出公司的经营价值和热爱乡土回馈乡土的情怀。两者互动照应,自然圈粉无数。”

所以,如果说台湾观光工厂代表的是体验经济的升级,它通过塑造感官体验及思维认同,抓住顾客的注意力,改变消费行为。那么,这一体系中的“思维认同”就是大陆的观光工厂需要尤其向台湾学习的地方。观光工厂中的“知性”与“休闲”,我们不应该只是去讨论休闲观光的部分,如何通过观光工厂传播“知识”、“文化”、“价值认同”,而且这些“知识”、“文化”、“价值认同”是整个社会正在培育或期待的,才是台湾观光工厂长久发展之经验,也是观光工厂乃至旅游行业可以承担的社会教育之责。旅游是一个可以联动多产业的关联性产业,非常适宜于将通识教育、自然教育、环境教育、传统文化教育等等融于其中,为整个社会带来良善改变。

在此次行程中,台湾的几家酒店也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台东的GAYA酒店。虽然酒店甫开业,但酒店颇有想法实践在地文化在酒店业的融入、融合与传递。虽然文化是一个非常大的主题,但是酒店并没有从非常宏观的视角去讲述伟大的文化的传承,而是通过原住民音乐、传统书法、历史人物、摄影艺术等细小的切口,把这些元素使用于酒店具体的项目设计和体验当中。文化的理念再先进,酒店还必须是酒店,好的酒店体验产品才是第一位的,我认为GAYA在这方面的平衡与选择非常值得借鉴。在社会化营销的时代,做一个“明星”酒店不难,做一个时刻以服务至上、产品至上的明星酒店才是难上之难。

   最后,特别需要感谢台湾之行中老师、同学、台湾地接导游、当地民宿主人的特殊照顾。因为肠胃炎缘故,9天行程中我有近半时间处于生病状态,所有人都对我非常关照,予以关怀。这一次台湾之旅是我MTA学习生活中非常值得回忆并充满感恩的一笔。我也认为,MTA的教学中应该有更多、更丰富的移动课堂,让我们所学的知识与产业实践进行碰撞,相信我们会收获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