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厦门大学管理学院!

手机版 English

零散记忆--刘一琴台湾移动课堂心得

发布者:lijing01   发布时间:2017-09-26 15:35:37   浏览数: 次   [ 返回 ]



   小学的时候,读余光中的乡愁,未知历史尘与土,单是反复诵读,动容于平仄吞吐中浓的化不开的惆怅。高考前夕,试卷与作业纷飞,心情如同那隐隐的希冀,触手可及又遥遥无期。某一日,班主任收起课本,让我们放下纸笔,开始播放一部电影。时过境迁,早已忘却情节,只记得那日暮色四合,昏鸦乱飞,淡淡的旋律响起,世界仿佛安静下来。男主有着好看的轮廓和糯米糕般粘人的声线,“如果海会说话,如果风爱上砂”,歌词如同电影名字一样动人。那蓝到澄净透亮的地方,异于彼时窗外的大山大河,似乎更容易收纳青春里动荡不安的心。

未至台湾,于之印象无外乎这些年少时代关于文艺与浪漫的情愫,以及站在厦门会展中心的海岸边,遥望金门时未理出头绪的思索。

直至飞机降落在桃园机场,深吸一口似乎与厦门无异的潮湿的风,还未真切感受到这就是台湾。可能一个半小时的飞行尚不够长,也可能历史的长河割不断台湾海峡的浪与情。

参访水云端汽车旅馆,才略微思考到些许的差异。此处我并非考证汽车旅馆的优劣势以及在大陆完全实现的可行性,只是蓦地想起蒋勋的孤独六讲。当一个人乐于窥探的时候,他本是孤独的;当一个社会无法尊重隐私时,这个社会是孤独的。而正是这样一种业态的存在,和大众对其的态度,告诉我们,这是个重视个体尊严,保护个体隐私的环境。

最为打动我的,大概是台湾人的勤恳认真,沉静踏实吧。入住的三茅屋民宿老板,是民宿协会的会长,不仅对自己经营的蛙类生态观光产业了解甚详,更是对整个民宿行业如数家珍;路边冰激凌小店的妹妹,说起冰激凌的原料选取和制作方法,立马从台妹娇嗔的语态切换为专业的神态;而隐藏在街角一隅的眼镜店里,老板侃侃而谈关于眼镜分类,眼部健康和眼科问题的种种知识。台湾人的恭谨认真,不似德国人凡事兢兢业业,也不似日本人强打着精神认真,而是透着温润舒适,周到中有着家常的欢然,让人十分熨帖。在整个大的环境中,我感受不到“差不多和“还可以”的文化,也感受不到盛行于许多地方的年轻人的“颓“与”丧“,所有人都有自己执着的事,并能够为之埋首奋斗。究其缘由,或许可能是因为土地私有制,使得各类经营者比我们更有主人翁意识,有树立招牌永续经营的意识;也有可能是大陆近些年来的经济腾飞,产品的更新换代以及时代的飞速发展,越过了缓慢增长的许多步骤,几乎所有人都习惯了步履匆匆,并且畏惧慢下来可能引致的淘汰,所以人们乐意投身高速的资本运作,却很难沉心于实体经营,而台湾则习惯并认同于凡事缓慢行之,故而少了一分急功近利,多了一分踏实肯干。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温良恭俭让,也就是所谓“公德“了。比较有感触的,一是所有电梯上人们自觉地实行“左行右立”,尚不说这一倡导的合理与否,单说在大陆倡行多年却从未有哪里真正实现过,就使本有着文化自信的我们略感羞愧。其二是让我始料未及的,竟是台湾的街道上,很难找到垃圾桶。导游告诉我们,这是为了避免路人为图方便,随意丢弃垃圾,而不设垃圾桶,人们会将垃圾带回家,台湾所有垃圾都要严格分类,才可以投入公共垃圾。一个台湾友人告诉我,他们实现严格垃圾分类已有三四十年。想来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确任重而道远。

而台湾对传统文化的保护,文化氛围的渲染也是值得借鉴学习的。此行我们参访了传统艺术中心,在宜兰的远郊,以建筑的形式保存了最古老的文化,并辅之以各类传统表演。正如建造者在提案初期困难重重之时所坚持的,或许若干年后老一辈的人都已故去,我们没有办法留住很多,但最起码留下了属于那个时候的房子和物件,不至于感慨人非物也非。或许正如在传艺中心欣然所见,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愿意翻山越岭来这里感受传统文化的熏陶,附着在这些古代建筑之上的传统文化,在时光的风雨中终究留下了最初的光泽。在台的最后一天,参观了国父纪念馆,出乎意料,这并不完全是一个印象中纪念馆陈列馆该有的样子,而是大部分区域被艺术展览和阅读室所占据。在这里,我看到成群的白发老人和年轻人一起在自习室阅读,看到年龄参差的人们在一间教室上课,看到一家老小一起参展探讨。纪念馆的门口,是古铜色的一行大字,“思想产生信仰,信仰产生力量”。而在我看来,在这里,自然而然,毫不矫揉造作的文化传承,或许才是最好的纪念。

年少的浪漫想象在垦丁的海风与艳阳里褪去幻纱,而在台湾短短的九天里,零星的所见所想,却激发着我新的思考。在感叹和欣赏之余,我仍旧对我们生活的此岸保持着理性的信心,这不仅源于五千年华夏文明的根基与底蕴,更因为理解所有目见的荣华必是多了几代的富足、文明和现代教育的结果。相信可以预见,大陆经济走过该有的发展阶段,社会也终将走向高度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