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厦门大学管理学院!

手机版 English

那一湾浅浅的乡愁--陈鑫彬台湾移动课堂心得

发布者:lijing01   发布时间:2017-09-26 14:37:04   浏览数: 次   [ 返回 ]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乡愁》

若干年后,当我站在宝岛台湾的土地上,脑海中回旋的竟是余光中的这一首《乡愁》,久久不去。隔着那一湾湾浅浅的台湾海峡,一切似乎就这样雾气氤氲,让两岸的我们蒙着面纱,不知前路何方,又乡归何处。台湾,是这样的熟悉而又陌生。

【关于民宿】

下榻三茅屋的那一刻,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们从未给民宿下过定义,到底什么才是民宿呢?直到彭理事长跟我们讲起台湾的民宿政策和发展时,反观我们厦门的曾厝垵民宿、鼓浪屿家庭旅馆和所谓的厦门市民宿管理办法,只能说是大陆特有现象吧。一个产业,如果丧失了其根底的社会责任意识,沦落为纯粹的利益工具,那么裹足向前的,除了利益,还有各种乱象,从它诞生的那天起便注定了麻烦的一生。在暨南大学参访的时候,听曾喜鹏老师谈“大学教师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听廖理事长讲起桃米村村民和协会组织在“921”大地震后的守望互助,共同参与桃米的建设,反观我们厦门的曾厝垵家庭工作坊、沙坡尾家庭工作坊,也只能说是空有其形,若真要实际运作,恐怕我们的政府和人民都没有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

真的只有在这种时候,你才会明白过来,两岸为什么看似同根同源,却又如此的迥异。意识的觉醒是那样的简单,却又那样的艰难。原只是在旅游学习的差异上下功夫,用心听用心看,然而稍不留神,它已经触及到本质问题了。

关于参访高校

九天的行程里,我们参访了静宜大学、国立暨南大学、国立高雄餐旅大学、义守大学、国立高雄应用科技大学等5所高校,原定的台湾大学未能成行,甚为遗憾。当然,高校参访走马观花式的介绍未能涵盖一切,但也许是差异太大的两地高校风貌,着实还是让我们感受良多。印象最深刻的其实是台湾教育的分流,从中学毕业后开始转向所谓的“一半普高、一半职高”,然后再到大学阶段的不同高校选择,不存在所谓的优胜劣汰和高考指挥棒,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竞争的存在,而只是在各自选择的领域进行竞争。在高餐,三明治教学法也令人着实印象深刻,对于学生业界实训和从业精神培养的重视,足以令大陆的高等教育汗颜。

那么,到底问题又在哪里呢?我只能说,台湾的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分流早已在制度上实现,并逐步过渡到社会大众意识上的转变,他们很好的诠释了“因材施教”这一朴素的儒家教育思想。透过这点,再来看看我们所谓的应用型本科教育,值得思考的还是很多。

关于观光工厂

那么多的观光工厂,我们也走访了那么多家,大家意兴阑珊,失望而归。我想,这一切应该只能归因于我们站在旅游的层面对所谓的“观光工厂”给予了太多的期待。究竟,什么是“观光工厂”呢?走访过程中,吴导告诉我们其实观光工厂更多面向不是来台的旅客,而是面向台湾本土居民。我看到的观光工厂,更多的不是以营利为主要目的,他们在展示工厂运作的同时,对我们传递了其对职业理念的坚持,从业者的从业精神。其次,观光工厂的运作承担起了社会性的劳动教育和职业教育,寓教于乐,让台湾本地居民从小得以遍览各式各样的职业,这里面其实隐含了对“职业无贵贱”这一精神的传递。
  记得那天晚上,在全家,和八国王子还有汤汤聊起台湾的这些点点滴滴,当然不止上面提到的这些,还有很多很多展现在我们面前,已然出现的社会文化异同,当时代的洪流继续往前疾行时,两岸的差距将越来越大已是不争的事实。所谓的“乡愁”又能够持续多久呢,毕竟我们对事物的认知已经是那么的不一样了,那些所谓的同根同源早已结出不同的果实,遑论其他?